返回会员平台主站 登录尊敬的 您好,今天是

答案在风中飘荡

作者: aabc123       年级: 高中一年级       作文类型: 小 说       发布日期: 2017-05-19 20:27:48





徐伟躺在推车上,感受着周围窸窸窣窣的声音。



“或许我这就要离开了吧…可惜了,听说又有位老领导退休,要是我还能活着……”



过往的记忆如电影般浮现在徐伟的眼前,据说人去世前都会这样,但他却独认为这是只有像他一般成功的人才配享受到的荣誉……






栓柱是一位作家,一位自封的、不知名的“著名”作家。



栓柱从小就很聪明,聪明到恰好和周围的孩子们格格不入---当然,他并不一直如此,栓柱依稀记得他曾经有位要好的朋友,无论他难过还是开心,从前的栓柱总是给他无声的陪伴,可是现在……不管怎样,现在的他习惯了一个人独处,孤单就是他最好的朋友。正如计算机必须通过程序才能与人沟通,他和他的朋友只能通过文字交流,所以他选择写下他的寂寞、他的抑郁,以及他的嘲讽。









徐伟想起了他的童年。



“难以想象我是怎样和那堆人相处的”,他想,“他们那么讨厌,他们的阿谀奉承一定是妄图从我这某得一星半点的恩惠,不,是施舍!真受不了他们这些因为别人的权势才去接近他的人,功利心真强!”



徐伟感到有点郁闷,他想起了他童年的玩伴。



“真的是什么地方配什么人”,他默默地想,“这种人只配一辈子都待在那里”。



可是他忘记了儿时伙伴无声的陪伴,所以当他曾经的朋友和他联系时,他只让手机静静地响着,铃声如泣如诉。






栓柱不喜欢说话。



按照他的聪明程度,他应该能在每次考试中都取得第一名,但他为了逃避第一应有的演讲,选择了空一道填空题。其实他并不是一直都这样,从前的他虽然内向,但他并不拒绝接受荣誉,因为他不想让别人知道那个爱慕虚荣的朋友毅然决然的背叛给他带来的伤害。



他曾经也热血过,但他的年少轻狂最终融化在时间长河中,化为笔下人物的刀光剑影。



他曾经也迷茫过,曾相信过朋友,但失望又重新找了一份精神依托。能使他有希望的从来都只有那个人,可是那个人又亲手毁了他的希望。









徐伟每次回到故乡,就感觉自己是只被人观赏的动物。



当他的亲戚围着他时,他总有种自己从未属于过这里的错觉,他甚至希望和他们永远断绝关系,因为每次在填写籍贯和姓名时,他有种打心底来的羞耻感。



徐伟当然不会承认他从前的名字,很难想象“徐二狗”这个富有“自然气息”的名字是怎样伴随着有文化如他般的人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期。



“好吧”,徐伟想,“就算我不想回家有一部分原因是我不想听到再有人喊我二狗子,可这也不完全是我的错啊!”



然而,在某些人面前,他的肆无忌惮总会有所收敛,比如他的妻子。



不可否认,他出于某种难以启口的原因才找了妻子-----她的父亲是他的大学校长,有权有势,所以,他毫不犹疑地抓住了“机会”,并借此成功获得了一份油水丰厚的工作,可是,徐伟总觉得自己少了些什么……



徐伟感到了一下尖锐的痛,不只是身体上,还有心灵上。






栓柱的父母十分不容易。



栓柱从小生活在农村,他的父母都是农民,为了能供他上学,不知卖掉了多少粮食。很多人劝栓柱改掉他的名字,可栓柱总是笑着拒绝,因为他不想忘掉父母对他的爱。



当栓柱遇到他的妻子时,栓柱才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存在。他愿为她放下一切,只图家人平安,栓柱不是没有厌烦过这个世界,只是他愿意为这个家放下一切抱怨,用说家常话般的口吻写下这个他曾经鄙夷过的世界。









徐伟决定停止思考。



“或许这次停下便是永远了吧”,徐伟想,“算了,尽管我还有不满足的事情,但就这样吧!希望我下辈子出生在更好的人家,或许我就再也不用处心积虑的算计了。”



徐伟可能真的该走了,所以他觉得自己全身有点麻木。



这时,徐伟耳边传来了妻子的声音。



徐伟有点疲惫,但他想:



“虽然我是因为她父亲才娶了她,但总归是有点感情吧,那我就用这最后的时间听听她有什么话对我说吧!”



徐伟努力地使自己保持清醒去听妻子说的话,他甚至还睁开了眼睛。不过这不是为了看妻子,是看电视台的人来了没有。却只听到妻子没好气的说:



“别装了,麻药都给你打好了,只不过摔着腿而已,死不了……”徐伟有点头晕。只听妻子又接着说:



“在家挂幅画就能摔着,真是服了你了,亏你还是个农村人!”



又是农村。不过徐伟好像是睡着了……









栓柱熟练地关上了电脑,又利落的拔下了插销,心中想着:



“好了,徐二狗终于睡了,我也该睡了。”



他轻手轻脚的打开小女儿的房门,借着透过窗帘缝钻过的月光看了看女儿的睡颜,又悄悄地关上门,走了。



栓柱又想:



“我的小说成功吗?我成功吗?答案又是什么呢?”

答案在风中飘荡

批改教师: 徐老师       时间:2018-04-13 16:13:36











徐伟躺在推车上,感受着周围窸窸窣窣的声音。







“或许我这就要离开了吧…可惜了,听说又有位老领导退休,要是我还能活着……”







过往的记忆如电影般浮现在徐伟的眼前,据说人去世前都会这样,但他却独认为这是只有像他一般成功的人才配享受到的荣誉……













栓柱是一位作家,一位自封的、不知名的“著名”作家。







栓柱从小就很聪明,聪明到恰好和周围的孩子们格格不入---当然,他并不一直如此,栓柱依稀记得他曾经有位要好的朋友,无论他难过还是开心,从前的栓柱总是给他无声的陪伴,可是现在……不管怎样,现在的他习惯了一个人独处,孤单就是他最好的朋友。正如计算机必须通过程序才能与人沟通,他和他的朋友只能通过文字交流,所以他选择写下他的寂寞、他的抑郁,以及他的嘲讽。




















徐伟想起了他的童年。







“难以想象我是怎样和那堆人相处的”,他想,“他们那么讨厌,他们的阿谀奉承一定是妄图从我这某得一星半点的恩惠,不,是施舍!真受不了他们这些因为别人的权势才去接近他的人,功利心真强!”







徐伟感到有点郁闷,他想起了他童年的玩伴。







“真的是什么地方配什么人”,他默默地想,“这种人只配一辈子都待在那里”。







可是他忘记了儿时伙伴无声的陪伴,所以当他曾经的朋友和他联系时,他只让手机静静地响着,铃声如泣如诉。













栓柱不喜欢说话。







按照他的聪明程度,他应该能在每次考试中都取得第一名,但他为了逃避第一应有的演讲,选择了空一道填空题。其实他并不是一直都这样,从前的他虽然内向,但他并不拒绝接受荣誉,因为他不想让别人知道那个爱慕虚荣的朋友毅然决然的背叛给他带来的伤害。







他曾经也热血过,但他的年少轻狂最终融化在时间长河中,化为笔下人物的刀光剑影。







他曾经也迷茫过,曾相信过朋友,但失望又重新找了一份精神依托。能使他有希望的从来都只有那个人,可是那个人又亲手毁了他的希望。




















徐伟每次回到故乡,就感觉自己是只被人观赏的动物。







当他的亲戚围着他时,他总有种自己从未属于过这里的错觉,他甚至希望和他们永远断绝关系,因为每次在填写籍贯和姓名时,他有种打心底来的羞耻感。







徐伟当然不会承认他从前的名字,很难想象“徐二狗”这个富有“自然气息”的名字是怎样伴随着有文化如他般的人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期。







“好吧”,徐伟想,“就算我不想回家有一部分原因是我不想听到再有人喊我二狗子,可这也不完全是我的错啊!”







然而,在某些人面前,他的肆无忌惮总会有所收敛,比如他的妻子。







不可否认,他出于某种难以启口的原因才找了妻子-----她的父亲是他的大学校长,有权有势,所以,他毫不犹疑地抓住了“机会”,并借此成功获得了一份油水丰厚的工作,可是,徐伟总觉得自己少了些什么……







徐伟感到了一下尖锐的痛,不只是身体上,还有心灵上。













栓柱的父母十分不容易。







栓柱从小生活在农村,他的父母都是农民,为了能供他上学,不知卖掉了多少粮食。很多人劝栓柱改掉他的名字,可栓柱总是笑着拒绝,因为他不想忘掉父母对他的爱。







当栓柱遇到他的妻子时,栓柱才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存在。他愿为她放下一切,只图家人平安,栓柱不是没有厌烦过这个世界,只是他愿意为这个家放下一切抱怨,用说家常话般的口吻写下这个他曾经鄙夷过的世界。




















徐伟决定停止思考。







“或许这次停下便是永远了吧”,徐伟想,“算了,尽管我还有不满足的事情,但就这样吧!希望我下辈子出生在更好的人家,或许我就再也不用处心积虑的算计了。”







徐伟可能真的该走了,所以他觉得自己全身有点麻木。







这时,徐伟耳边传来了妻子的声音。







徐伟有点疲惫,但他想:







“虽然我是因为她父亲才娶了她,但总归是有点感情吧,那我就用这最后的时间听听她有什么话对我说吧!”







徐伟努力地使自己保持清醒去听妻子说的话,他甚至还睁开了眼睛。不过这不是为了看妻子,是看电视台的人来了没有。却只听到妻子没好气的说:







“别装了,麻药都给你打好了,只不过摔着腿而已,死不了……”徐伟有点头晕。只听妻子又接着说:







“在家挂幅画就能摔着,真是服了你了,亏你还是个农村人!”







又是农村。不过徐伟好像是睡着了……



















栓柱熟练地关上了电脑,又利落的拔下了插销,心中想着:







“好了,徐二狗终于睡了,我也该睡了。”







他轻手轻脚的打开小女儿的房门,借着透过窗帘缝钻过的月光看了看女儿的睡颜,又悄悄地关上门,走了。







栓柱又想:







“我的小说成功吗?我成功吗?答案又是什么呢?”

教师评语:

同学你好,小说以四部分描述交代了“作者”“作者笔下的人物”心里历程,开头设悬念结尾交代故事的答案,文章不长,但人物的活动描述得具体,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流畅.希望你再接再厉,写出更好的文章!

返回

Copyright © 2008 - 2019 tongy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Robes de Soirée MariageRobe de mariée pas cher sur mesure